<pre id="ereb5"></pre>
  • <acronym id="ereb5"><label id="ereb5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acronym id="ereb5"><label id="ereb5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<track id="ereb5"></track>

      您當前位置:中國菏澤網  >  菏評  > 正文

      【菏評】菏澤,迎來怒放的時刻

      作者: 來源: 網信菏澤 發表時間: 2023-04-19 16:45

      菏澤,迎來怒放的時刻


      過了清明,就是谷雨。雨生百谷,萬物逢時,谷雨前后也是看牡丹花的好時候。

      在我的家鄉菏澤,此時正是春光明媚,欣欣向榮,老鄉們一定是滿心喜悅地看著牡丹。每年一屆的世界牡丹大會和國際牡丹文化旅游節,對菏澤人來說,隆重不亞于過大年。因為,牡丹就是菏澤的名片,牡丹大會就是頂級的盛會。

      記得剛上大學的時候,同學之間在“臥談會”上常常會聊到各自的家鄉。作為菏澤人,我從來不缺談資。菏澤有很多令人驕傲的地方。千里沃野中那一個又一個的凸起的堌堆,用看得見的實物證明了菏澤確實是中華文明的發祥地之一。我小時候曾經在梁堌堆爬上爬下,滾成了泥猴子,上學之后才知道這個不起眼的黃土堆竟然是《詩經》里的景山。

      當然,讓離家游子整天心心念的不是那些歷史遺跡,而是最能撫慰我心的各種美食——吊爐燒餅、水煎包、燒牛肉、單縣羊肉湯……如果說一個城市因為一個燒烤就能火出圈,那么菏澤將來一定會驚到很多“吃貨”。

      城市的名片上不能寫得滿滿當當,只能擇其要者推薦。汪曾祺曾經撰文,說菏澤的出名,一是因為歷史上出過一個黃巢,一是因為出牡丹花。

      確實,我也經常和老師、同學說起黃巢和牡丹。聽到黃巢,他們會夸張地倒抽一口冷氣,表達對好漢的佩服。而聽到牡丹,他們馬上就有了羨慕的表情,以后時不時就提一句,咱啥時候去菏澤看牡丹呀。

      無論家鄉在何處,大家都知道“唯有牡丹真國色,花開時節動京城”,但是真正見識過牡丹的并不多??上?,那時候從濟南去菏澤,既沒有高鐵,也沒有高速公路,最終牡丹之約成了泛泛空諾。

      即便是我這個菏澤人,很早之前看一次牡丹也不容易。還記得小時候第一次出門春游看牡丹,一家人坐著公交大巴,先到菏澤長途汽車站,再轉班車去曹州牡丹園,一路顛簸,兩鬢黃土。

      到了曹州牡丹園,第一感覺還是很震撼的。牡丹園門樓高大,舒同題寫的“曹州牡丹園”,更是增色不少。進到園中更覺震撼。以前看爺爺在家里養花,瓶瓶罐罐,就覺得琳瑯滿目了。而在牡丹園才真切感受到了啥是“花的海洋”,無邊無際的牡丹能讓人看到腿軟。

      因為春游一次不易,家長很自然地叮囑我多看多記,希望回去能寫篇作文,對得起車票和門票。所以,我就使勁地記住了“姚黃”“魏紫”“豆綠”這些聽起來稀奇古怪的名字。一種花可以開得千姿百態、萬紫千紅,牡丹給我的第一印象就很神奇。

      離開家鄉多年,牡丹現在讓我動心不只是傾國傾城的華美,更有雍容大氣的風度。

     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也養一方花木。菏澤人養牡丹,精細但是并不嬌貴。當地花農最初種牡丹,就像種瓜種菜一樣,一畦接一畦。早在明朝萬歷時期,當地種植牡丹的盛景就是“曹南一路,百里之中,香氣迎鼻,蓋家家圃畦中俱種之,若蔬菜然”。在古時就能把養花搞到這個規模,可見菏澤人做事的豪放大氣是一貫的。

      世人習慣用國色天香形容牡丹,乍一聽以為這花很柔弱,其實不然。牡丹耐干旱,且喜輕堿性沙土,種在菏澤可以說是得了天時地利人和。

      菏澤處于蘇魯豫皖交界區域,自古就是大河匯聚之地,境內有大野澤、雷澤、孟渚澤等諸多湖泊,不難想象當年蒼茫的景象。一路奔騰的黃河到此與濟水相爭相交,搖擺不定,或南入江淮,或北灌海河。萬物生于此地,自帶幾分大氣。

      黃河多年的來回沖積,留下了半淤半沙的黃土,再加上北溫帶氣候,四季分明,雨量適中。菏澤的地理和自然環境,簡直就是為牡丹量身定做的。被譽為“天下之中”的菏澤在隋朝迎來“花中之王”,綻放千年,也是歷史的機緣。

      一朵花成就了一座城,而這座城市也沒有辜負這朵花?,F在,菏澤處處都有“牡丹”的存在,這里不僅有“牡丹區”“牡丹路”,還有連接全國二十多個城市的“牡丹機場”。外地人到菏澤看牡丹,再無舟車勞頓之憂。雄商高鐵與魯南高鐵在菏澤十字交匯,境內高速公路“四縱四橫”,越來越多的客人走進來了,越來越多的牡丹走出去了。而蒸蒸日上的牡丹產業更是助推了菏澤的突破發展,后來居上。GDP突破4000億元大關,地區生產總值連續4年穩居全省第8位,這個成績與“尖子生”相比,還有不小的差距,但是足以讓以前羞于和外人談經濟的菏澤老鄉驕傲一回。

      “雖結子而根上生苗”故謂“牡”,花色澤艷麗,浮翠流丹故謂“丹”。扎根廣袤平原的菏澤像一棵沉睡的牡丹,迎來了屬于自己的怒放時刻。

      作者沙元森,系齊魯晚報評論部主任、評論員

      責任編輯:
      李立
      分享到:
     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     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 |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
      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      欧美va手机在线视频,国产成人精品毛片卡,av在线播放网址,国产成人亚洲欧美日韩
      <pre id="ereb5"></pre>
    1. <acronym id="ereb5"><label id="ereb5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<acronym id="ereb5"><label id="ereb5"></label></acronym>

        <track id="ereb5"></track>